20, 5月, 2019

【投资人访谈】天使投资人李儒雄:站在光谷 瞄准硅谷 错过“黄金十年”投资再出发

1990年,屌丝一词尚未问世,软件是最高端行业。彼时的李儒雄刚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毕业一年,因校友王全国又认识了还在念大三的雷军,三个年轻人一拍即合,在广埠屯创立“三色”公司。

W020140107329825172691

晚上十点半,李儒雄终于结束一天的日程,准备回家。算下来,48岁的他今天又忙了14个小时。

这是李儒雄的“新常态”。自去年4月20日光谷创业咖啡在光谷资本大厦开业,沉寂多年的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重新回到公众面前,与校友、多年合作伙伴雷军携手在武汉“寻找下一个小米”以来,他就一直处于这样连轴转的状态。早在2001年,时任北京连邦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的他,因致力于正版软件连锁销售的突出业绩,当选“第一届中国软件行业十大杰出青年”。记者查证,雷军和李彦宏是第二届。

十多年过去,软件行业已被互联网赶超,移动互联网成了最大的风口。李儒雄正守在风口,不断投资移动互联项目。

投资对李儒雄来说不是新鲜事。早在1996年,他就在北京投资了一家企业,这家公司后来登上了香港创业板。其1997年投资的另一家公司,如今位列中国四大GIS公司之列。但当年只是试水,如今则是专业,在投资的同时,以连锁的方式做创业投资服务机构,“打造一个创业生态圈,是我们的目标”。李儒雄如是说。

“我现在的投资,就是让屌丝经营屌丝业务”

 

11月19日,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。雷军作为重磅嘉宾,不断阐释他和小米赖以成功的“互联网思维”。

同一天,在武汉,李儒雄一如既往地忙碌。晚上八点,光谷创业咖啡资本大厦店里,创业者佘福元正在“问诊”。佘福元的项目是做“白领公寓”,他们租来各大商圈及大型小区的毛坯房,统一装修统一风格后提供给年轻人租住,在南湖和徐东的房子供不应求。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小打小闹,结果成都的同类项目“优客逸家”拿到了君联资本的400万美元投资,并开始拓展武汉市场。这让佘福元看到了自己所在行业的高成长性,他参加光谷青桐汇,仅用一分钟路演,就拿到200万元投资。

接下来的路怎么走,他想听听李儒雄的专业意见。

在李儒雄看来,佘的公司股权结构和业务结构都需要调整,尤其是业务,太实,需要进行互联网化改造。“强化想象力。跟房子没关系,而是跟年轻人有关系。刚就业的大学生解决了住的问题,便开始渴望交流、学习,如果能把公寓里的年轻人发展到一个线上社区,这里面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。如果调整合适,光谷创业咖啡也会投资。”

一周后的11月26日晚间,几乎所有创业者的朋友圈都被“雷军1亿元投资You+青年公寓,号称三不租”这条消息刷屏。从各方披露的信息来看,李儒雄与雷军可谓英雄所见略同,看重的并非房子本身,而在于其间的年轻人群,雷军更是直言“二手房租赁及相关产业链投资是顺为资本核心方向”。

与You+青年公寓“三不租”中的“45岁以上不租”类似,李儒雄对创业者的年龄也有个人判断。在他看来,在移动互联网领域,30岁以上的创业者“慎入”—因为他们往往已经不够屌丝,理解不够,创新性不够。而投资,最关键的就是“让屌丝经营屌丝业务”,投资人在产品和大方向上指导,再由创业者负责细化,快速迭代。

这,可以说是李儒雄经商20多年最深的感悟之一。

 

从武汉到北京 从三色到连邦

时光回到1990年。屌丝一词尚未问世,软件是最高端的行业。

彼时的李儒雄刚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(后并入武汉大学)遥感专业毕业一年,因校友王全国又认识了还在念大三的雷军,三个年轻人一拍即合,在广埠屯创立“三色”公司。

跟着潮流,三人卖起了汉卡,一次制作20张汉卡,每张卖500元。但由于汉卡没有加密,引来竞争对手仿制,对方一次做200张,每张卖200元……

半年之后,公司解散。李儒雄至今还记得和雷军一起回忆时的一句话,“公司解散第二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走在樱花大道上,我感到一种释然,生活是如此美好,真轻松,之前的日子终于过去了”。

失败的第一次创业,如今李儒雄总结出,“有两个教训,一是平台太小,不挣钱;二是管理架构不合理,平分股份。这对我后面的创业有很大的帮助,最好是不平分股权,哪怕差1%,也有一种心理暗示”。

1992年,在光谷做科技成果转化推广的李儒雄,受求伯君之邀北上与雷军、王全国等人联手组建金山公司北京开发部,再度创业。这段经历带给李儒雄的仍然是苦涩—“一是企业管理缺乏系统指导,从三色到金山公司层面里,还是我们这帮人,没有人来指导我们,还是用原来的一套来做。二是市场变化之后,资金匮乏,应对乏力。”

真正的辉煌始于1994年,李儒雄离开金山创办连邦软件,他在销售上的天分开始淋漓尽致地展现。

如今的广埠屯,足有几层楼高的广告牌比比皆是,但20年前的武汉电子一条街上,小门店小招牌,大家都习以为常。连邦的武汉公司,李儒雄一出手就是3万多元,做了一个120平方米的广告牌。一年后,武汉连邦开始赚钱。此后,李儒雄赴各地进行拓展,接手仅一年,连邦的地方连锁店从16家发展到48家。

可以说,李儒雄是中国最早成功的连锁业态经营者之一,他发起“百万人签名支持使用正版软件”活动,独创“连邦软件销售排行榜”,不断刷新软件营销纪录。彼时的国美仅在京津沪地区开店十余家,而连邦已在179个大中城市开店300多家,甚至开始谋划上市,是国内正版软件流通领域名副其实的“老大”。

3157833657

错过“黄金十年”投资再出发

2003年受邀离开北京回到武汉,是李儒雄人生的转折点。

他先是执掌武大华软软件股份公司,后又筹办光谷软件园,自己还创办武汉光谷软件有限公司,投资东湖花木城……虽然有所成绩,但毕竟远离北京,与尽享互联网发展“黄金十年”红利的机会擦肩而过,而正是这个时期,与他同时代的中关村第二代创业者如雷军、杨元庆、郭为等人先后崛起,在江湖留下了自己的传说。

2012年,李儒雄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。当年4月,雷军回武汉招聘学生加入小米,李儒雄去接他,两人交流时提到硅谷的车库创业文化,当即决定做一个类似的扶持创业的机构,“5分钟就决定做光谷创业咖啡”。

这是两人的第三次携手,一期分别出资500万元,成立武汉光谷咖啡创投有限公司,雷军任董事长,李儒雄任总经理。雷军一直惋惜李儒雄错过了2003年—2013年北京互联网黄金十年,李儒雄说:“我再赌武汉的黄金二十年,别人干到六十岁退休,我干到七十岁。”

紧邻人潮汹涌的光谷步行街,李儒雄在位于光谷资本大厦的第一家店里,扮演着“拓荒者”的角色。各类项目路演:创业门诊、创业大讲坛、青桐汇、华创杯大赛、腾讯移动互联网论坛、长江商学院企业家论坛、青桐计划微路演走进各高校……活动络绎不绝,将武汉各路创业者逐渐聚拢到这里,一杯咖啡或许就是一个机会。

不仅仅只是提供创业者喝咖啡的机会,同时也孵化,也投资。“现在我们有40多名工作人员,5个咖啡店,年底马上扩充到70人,孵化器也从3个增加到5个,入驻团队从目前的30个发展接近100个,工位从300多个达到1000多个。这种连锁的创业服务机构,应该是全国最多的。”看得出,李儒雄对连锁业态仍有着极深的情结。

其中,入驻资本大厦孵化器的十多个移动互联网团队里,已有5个拿到投资,如块块互动、星河博纳、怡龙谷、恋爱笔记、时刻,“成功率可以说相当高”。

在创咖目前的投资案例中,“车来了”的成长性相当可观。给予150万元的天使投资5个月后,阿里巴巴来了,10倍溢价并承诺半年后再溢价2倍,也就是说,当时的150万元,已经升值到3000万元。

上月,李儒雄给“时刻”APP投资200万元,一周后,就有投资人追到创始人朱毅所在的华中科技大学,要求一倍跟投。“光谷创业咖啡目前投的项目还不多,只有6个,但是会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们。2013年-2015年,这三年先打基础、造创业氛围,建服务平台,到2016年,我们就会做比较多的投资了。”

 

对话

站在光谷 瞄准硅谷

记:你在1990年开始创业,而现在90后创业者已经崭露头角,20年过去,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李:这帮90后,来势凶猛,很成熟,底气比我们足,机会也多,尤其在移动互联网上有着太多的机会。

记:2001年是你事业的高峰,对今天的局面有没有一个预测?

李:那时候我们希望8848(连邦公司在1998年推出的电商网站)做得更好,结果没做起来。互联网企业变化太快,看到20年后太难,战略上要考虑三年,但战术上你只能规划一年,甚至是半年。也就是要踩准时点,宁可早一点,也不能晚。

记:你理想中的武汉创业生态是怎样的?

李:武汉尤其是光谷,对接的目标不是中关村,而是硅谷、以色列。11月,我们发起了“光谷与硅谷的创业投资对话”高峰论坛,3位硅谷投资人和创业者来到武汉介绍最前沿的投资理念和创业感悟。明年,我们还要启动前往硅谷和以色列的考察团。(来源:楚天金报)

最新